情深不寿

【韩叶】重新洗牌番外+生贺 见家长

写在前面的话:嗯就如你所见这篇是重新洗牌的番外 还是生贺我直接就一起写啦(偷个懒)~希望大家喜欢

韩父韩母and老韩家庭背景全部都是私设不要计较太多

500粉点文求支持:http://chriscai1029.lofter.com/post/1cbbd563_6291d3c


重新洗牌韩叶向番外&韩文清生贺 见家长


  在那天总决赛结束后的赛后发布会上,面对着此起彼落的镁光灯以及所有人对他勇夺冠军的赞美之词,韩文清面不改色的淡定宣布了自己决定退役,由张新杰接任队长,宋奇英接任大漠孤烟和副队长。

  说实话这其实即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他是初代的老将,到现在已经在职业联盟奋斗了十一个年头,可以说是最“老而弥坚”的一位了。如今他在职业生涯末期获得了冠军,以此做出退出的打算,很正常,人之常情。当然,韩文清真正的想法倒不是这个。

  他面色沉静如水,对着话筒沉声的说:

  “我始终觉得我还是可以继续打下去的。但我必须承认,我的状态确实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职业联盟里年轻的人才辈出,我也希望能让队里的后辈有出头之日。能在最后为霸图拿下一枚冠军,我很开心。而现在,应该是我退场的时候了。”说完,他站起身来对面前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我很感谢支持了我这么多年的霸图粉们,感谢你们陪我到今时今日。虽然我退役了,但我对霸图的心意始终不变,一如既往。”不等那群记者为韩文清少见的一次画风突变而感动完,他突然转头看向坐在身边陪同来发布会的叶修,抿了抿嘴唇,对着话筒又说了一句话: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借大家的眼,来为我见证。”这话好像哪里不对……没等大家回过味来,韩文清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丝绒包装精美的盒子打开,里面两枚铂金镶碎钻的戒指一大一小款式简洁大方,很有韩文清的风格。此时现场已经有人捂住嘴险些惊呼出声了:我去霸图的韩文清他要求婚?!他这是要向谁求婚!天哪来个人扶住我!

  在所有人的面前,包括所有电视机前的荣耀粉面前,他把盒子递给叶修,眼神里是不容置疑的认真和郑重:

  “和我,在一起。”这下全场是真的沸腾了,熙熙攘攘的跟饺子下锅了一般。退役也就罢了,你居然还顺势出柜了?!你真的是霸图的队长韩文清?真的不是冒充的?!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尚未给出回答的叶瑾身上。一个一年级新秀,和韩文清相处了仅仅一年就让人以身相许(……)了,这得是什么魔力啊?

  叶修仍是原来那样坐着,一手托腮的有几分神情散漫。面对单膝跪地的韩文清和递上来的戒指,他虽是早有准备,但仍是愣了半晌,最后低低的“呵”了一声,不见嘲讽的意味,反倒是挺开心。把两枚戒指从盒子里取下来,他拿起尺寸较大的那一枚,拉过韩文清的左手戴在他的无名指上,接着便把尺寸小的那一枚放在他手心。韩文清会意,将那一枚戒指戴在了叶修的左手无名指上,珍而重之。被叶修顺势拉了起来,二人十指相扣,交换了一个带着笑意和承诺的吻,二人坐回位置,叶修对着话筒,不大的声音透过扬声传的整个会场都听得见:

  “我答应了。”

  然后,他的眼睛就差点被眼前照相时的闪光灯闪瞎了。

  然后,他隐隐约约好像听见有一个很熟的声音在叫着“药,给我药……”。

  然后,第二天,他和韩文清站在一栋复式的别墅前,韩文清面无表情,叶修生无可恋。

  叶修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眼前这栋看上去高大上的房子,声音都有点发抖:

  “老韩哥看不出来啊你原来还是个土豪?”韩文清依然面无表情的抬头望天不打算多说。

  昨天这一出柜可以说是直接造成了空前的轰动,都快把霸图战队获得冠军这一消息给盖了过去。而没想到的是霸图战队的公关部门却好像是早有准备,面对大众的舆论完全是游刃有余的招架着。叶修想过去估计张新杰大概是跟老板那边透了口风,他说怎么这段时间下来老板看他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and意味深长的。而霸图战队对他们二人的回护是显而易见的,再加上微博上声讨的帖子才发出来,其他的职业选手都挨个过来发祝福直接把那未起的苗头按死在他们秀手速的信息海洋里,让叶修对平日这群看上去不靠谱的家伙感动的不行。不过微博没刷多久,手机就被韩文清提起来扔到了一旁把叶修扔床上去了。对韩文清来说,别人说什么他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他心里从来只有自己定好的目标,然后笔直的朝这个目标走下去。而现在,叶修被他按在柔软的床铺上亲吻舔弄的腰身都软了,尚还保持着一丝清明的他想着自己的冠军戒指还没给韩文清就想先把对方弄下去,未果。还好这时一个电话响起,韩文清“啧”了一声,翻身过去把电话接起来:

  “喂,是我。”

  “嗯,我知道。”

  “……行,我等会跟他说。”

  “明天?……不,没问题,知道了。”挂了电话,韩文清仍是返回床上,却不再动手动脚,只是把叶修默默收进怀里抱紧。少见韩文清有这种神情,叶修任他抱着低声问了句:

  “老韩,怎么了?是谁的电话?”韩文清埋在叶修的颈窝蹭了蹭,明显情绪不佳:

  “我爸。他叫我明天带你回去。”听了这话,叶修身子一僵。不是吧?这刚刚求完婚就要见父母了?呃,不过求完婚了去见父母也很正常不是吗?可是果然觉得太快了呀,自己这还没有心理准备呢……但是,自己也说好了,会和老韩在一起过一辈子呀,要是这第一关就过不了,太不像话了不是。于是,在韩文清担忧的看着他的时候,叶修抬头对韩文清微微笑着问他:

  “伯父伯母喜欢什么,我们过去的路上顺便买了。”

  站在家门口,韩文清一手牵着叶修,一手从口袋里拎出了一把单独的钥匙插进锁孔,不一会就把门开了。别墅内装潢简练,原木的地板擦拭的很干净,在转角处也总有放着藤蔓类的绿色植物。家具也带着一种森系的风格,倒是莫名的和韩文清显得相得益彰,毫无格格不入的感觉。跟着韩文清身后的叶修走在这样窗明几净的房子里显得几分局促,再加上等会要见父母的紧张,他手脚都不知道哪里放了。察觉的叶修手心渗出了汗水,韩文清有几分好笑的拍拍他的头安抚着:

  “没事,不要太担心,我父母很开明的。”他没好气的斜了韩文清一眼:

  “那之前你弟带他男朋友过来的时候你叫他先别说老妈身体不好是什么意思?”

  “呃……”韩文清被叶修噎了话,有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默默的叹了口气:

  “没事,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把刚刚买好的水果洗干净切好摆盘,韩文清领着叶修上楼拐进了书房。屋子一打开便是淡淡的檀香味儿,一个身材挺拔相貌清俊的男子正在书案前握着毛笔挥毫泼墨,神采飞扬。不一会儿便一气呵成的写好了八个字,收了笔细细端详着。韩文清叫了声“爸”,把手里的水果递上去,连牙签都插好了。而韩父却不急着吃,头也没抬的招呼道:

  “儿子你看看我这字写的怎么样?”韩文清便也上前看了几眼,然后很诚实的回答到:

  “看不懂。”气的韩父干脆的在他脑后勺拍了下。反倒是叶修也跟了过来细细瞅了一回,点了点头对韩文清笑说:

  “老韩你等这干了裱好带去霸图挂着吧。‘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多适合。”听了这话,韩父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在韩文清头上巴了下:

  “叫你打游戏不学无术,看看人家也玩游戏的都比你有见识。”接着转头认真的打量着这个身量未足的少年,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你好,叶瑾是吧?我是韩文清的父亲,这一年辅佐他辛苦你了。”

  和韩父随意聊了几句,突然门口传来叩叩声。离门比较近的叶修过去拉开了门,一个相貌温婉的女子探头进来,看见叶修的时候眼睛一亮:

  “哎呀,小清这就是你说带回来的人吗?长的很可爱嘛~”说着就进门来很是亲热的拉过叶修端详着,看的叶修有几分害臊。而对方则是对他很是亲切的一笑随手拿过一瓣切好的芒果吃了起来:

  “你好呀,我是小清的妈妈~你是叶瑾对吧?小清之前有和我们提过你。不要拘谨你先坐着,我去煮饭~”说着就哼着歌走了。而韩父看了看韩母的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苦笑着说了句“又犯病了”就让韩文清带叶瑾先去韩文清的房间先呆着,那边有电脑可以玩游戏,毕竟是职业选手不是吗?

  在韩文清房间的床铺坐下来,叶修自由散漫的拉过床上的抱枕抱着把下巴靠上去:

  “老韩啊,你爸妈跟你差别好大啊~你真是亲生的吗?真的没抱错吗?”听了这话韩文清面色入常,想是被别人问过不止一次了:

  “我还有个弟弟呢,你看他和我爸妈像吗?”

  “呃……”这下换叶修无语了。这对兄弟性格外貌都走了极端(不是说老韩长的不好看!),这让叶修很早就好奇得是什么样的父母才养的出这样迥然不同的兄弟。然而真见了,他仍不是很理解。韩父韩母相貌俱可算上乘,但和韩文清的钱包脸以及韩文君的惊世美貌相差甚远。细看吧,才会发现这两个人的五官确实和父母长的有点像。而从刚刚的接触来看,韩父性格沉稳心思细腻,而韩母则是开朗得……其实叶修觉得韩母有点像腐女,尤其是刚刚看到他时那个眼神!对此,韩文清只说了句“你反应还挺快”就不多解释了。

  原来不是怕被气坏,而是太激动么……

  聊了会才知道,韩父韩母这样性格开明也是有原因的。他们二人是归国华侨,在海外大学里相遇相知然后就相守了。在外国本来同性恋就不少,可巧的,他们的朋友圈里也有朋友是同性恋。而当他们看到好友在父母的软硬皆施下不得不与自己的爱人分开,回国娶了另一个女人过日子,过的很痛苦,对自己曾经的爱人,现在的妻子都有着强烈的负罪感时就决定了若是自己孩子断不会这样做。两个孩子接受着西式的教育长大可算是无忧无虑,而也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当面对韩文清抛弃学业去当职业选手的时候,两个大人当初才会自然的接受并鼓励韩文清去闯出一片天。在他们的认知里,孩子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只有他们过的开心,那就是最好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可真是幸运了不是吗?不过西式教育也能把你变成这不苟言笑的样子,只能说你果然是天生的钱包脸啊老韩~”嘴里说着带着嘲讽的话,叶修用力捏了捏韩文清的脸,然后很开心的亲了上去。天知道他其实有多担心来见父母啊,就算韩文清说父母开明他也只当对方是在安抚他而不信。他害怕对方父母会不同意,会拆散他们,而他,根本忍受不了和韩文清分开,仅仅只是想到,也让他整个人身子一阵颤栗。多好,这些都不会发生。他和韩文清在一起,就算有别于世俗的眼光,却也是接受到了亲人的祝福。韩文清此时把叶修抱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头发,也是在心底感慨着幸好自己摊上这样的父母。对孩子充分的理解,包容,给予最大的自由。不然,他怎么敢在心底对叶修抱有那样的爱恋,那么多年。

  “老韩,过阵子和我去见家长吧。”

  “你的还是叶瑾的?”

  “都要啊~怎么样,怕了没有?”

  “哼,我的字典里还就没有怕这个字。”

  二人静静的在屋内相拥着。相爱,相知,相守,他们很有自信可以一路走下去。

  “开饭啦——”韩母在楼下招呼着楼上的二人。

  此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能这样在一起一辈子,最好了。


FIN.


评论 ( 16 )
热度 ( 82 )

© 一世长安_长弧半退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