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

【韩叶】重新洗牌 01

写在前面的话:这篇前面是有一部分的肉渣,为防止屏蔽所以请移步不老歌和汤不热,看完后再回来看下文~

今天开始韩叶的连载啦~但是日更做不到还请见谅……下学期全是理科课的文科生求大家理解QAQ

废话不多说,希望食用愉快~

食用说明在此:http://chriscai1029.lofter.com/post/1cbbd563_4e7753c

不老歌走着: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5143&tid=3013712#Content

汤不热走着:http://symphonybolero.tumblr.com/post/109057238542/32

以下正文


波莱罗舞曲 1


  韩文清黑着脸暴躁的取过自己床头柜上的闹钟,电子的蓝光反射在他脸上显得有几分阴森,不过凌晨四点,距离自己平日起床的时间,大约还有三个半小时,但他此时已经是没了睡觉的心思。刚才那梦里的一切俱是历历在目,只是想起来他便是脸红心跳,连带着那话儿也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此时韩文清心情暴躁,更是有几分理不清自己的心思。要说一个正常的男人做个春梦也没什么的,梦遗了也不是丢脸的事。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春梦的内容是叶修?!所谓的男人的征服欲?还是最近积压太多了?不不不好像有点解释不通啊……一时半会想不通的韩文清胡乱撸了下自己的头发,也睡不着了,干脆起来去洗澡了。

  温热的水流从他身上冲了下去,浸湿了他黑色的发,黑色的眼,滑过他的耳垂,又顺着形状美好的身材往下。常年锻炼的体魄让他看过去不似那一群宅男一般的弱不禁风,反倒是处处都显示出了一种成熟男性的张力。一片湿的面容看过去不似平日那么威严,倒是衬得他五官深邃如刀刻斧凿,俊朗的很。此时霸图一如既往的队长突然有点迷茫了,一个梦境打乱了他的思绪,惹的他那些平日仿佛是被压抑的很好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在躁动着,渴望着破壳而出。梦,往往代表着你内心真实的欲望。韩文清根本就没法否认,其实他喜欢叶修,很多年了。从以前二人在网游针锋相对,到嘉世霸图争夺冠军,如今更是做了十年对手,他从以前对叶修感到心塞,头痛到认可,赞同再到现在那不明的情愫在心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着,等自己发现了,才惊觉已是根扎到了无法撼动的地步,动一动,便觉得生疼。叶修的音容笑貌,早已是印刻在自己的骨血里,一闭上眼,他便能描绘的出来那一举一动,让自己怦然心动。关了花洒,韩文清用毛巾随意裹上自己的腰际,隐隐还有水珠滚动着,流到人鱼线附近便被毛巾给吸收了去。一手拿着另一块毛巾擦拭着头发,他有几分出神的想着,等到这次叶修带领国家队回来后,就去告白好了,不管他会不会接受。

  感情这种事,老是压抑着,真的是很痛苦呢。

  出去晨练结束后,韩文清回了俱乐部,意外的看到了一圈人全都围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好好训练大早上的做什么?他蹙着眉在门口曲起手指重重的叩在门上。突然听到如此大的声响,一转过去面对的又是自家队长的黑脸,顿时众人作鸟兽散。而在众人散开后,他才看到被众人围在中心的是副队张新杰。世界邀请赛前几天就结束了,张新杰是搭乘昨天的飞机回来的,算算时间此时也确实该到了。但此时他的脸上却是一丝获胜的喜色都不见。虽然平日他就知道张新杰本来就不是因为获得冠军便会喜形于色的人,但也不应该是此刻这般的神情,面色惨白,心绪不宁,眼里是深深的恐惧和无力。这不正常,韩文清心说。他过去轻轻拍在副队的肩上,惊讶的看到对方几乎是跳起来一样受惊了的举动,更符合了他的猜想。他面有担心的询问:

  “新杰,你怎么了?”看清来人后,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为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过激举动感到抱歉:

  “啊,队长。我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他坐在位置上,从这个角度抬头看过去,韩文清的样子逆着光显得更加的吓人。但二人共事多年,这方面的免疫力他早已囤积。不过,他接下来要讲的消息恐怕才是最麻烦的。苦笑出声,叶修在自家队长心目中的地位他隐约得以窥见一二,全然不似外界人所说的那般火药味十足,反倒更多的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若是告知了这事,只怕是……就算他现在不说,最迟明天,报纸也该报道出来了,倒不如先给队长一个心理准备吧。张新杰正视着韩文清,反倒把对方看得有几分不自在了:

  “队长,叶修出事了。昨天我们本来是到了H市,在去吃饭的路上兴欣队的队员包荣兴突然窜出来差点被车撞,为了救他,叶修自己出了车祸,我们当时,谁都没来得及拦住他……”说到这里,张新杰手指轻颤,为当时的无力感到痛悔,“现在,叶修被送进了医院,生死未卜。队长你……”话音未落,张新杰就听见了一声重重锤在桌子上的声音。韩文清保养得当的一双手紧握成拳,脸上几乎褪尽了所有的血色,神情有愤怒,愕然,悲伤等等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令张新杰完全看不懂。最后韩文清只是狠命骂了一句“这个混蛋”,重重摔在座位上,看上去竟是有了几分惘然。气火攻心的他狠狠深呼吸了几下,站了起来,一手拎起霸图的队服提在手里,神情平静了下来看不出他的想法:

  “新杰,我要去H市一趟,麻烦你帮我去请假。”再不去,怕是没有机会了。语毕,他果断的起身离开了训练室。张新杰望着韩文清离去的身影,眼底是了然的情绪。

  队长,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情吧。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19 )

© 一世长安_长弧半退圈 | Powered by LOFTER